大发快三彩票注册

Cinque Terre

当前位置: 首页 > 招生就业

 学校要闻

-路甬祥:创造“中国好设计”

时间: 2019-08-01 22:33:45  来源:   责任编辑:站内   点击:139   审核人: 

 

*路甬祥:创造“中国好设计”

开栏的话: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创新驱动发展的国家发展战略,未来5-10年是中国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创造强国跨越的关键时期,无论是创新制造、创新服务还是创新品牌、创新价值,都离不开创新设计。作为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研究项目《创新设计发展战略研究》的合作媒体,本报从今天起开出“中国好设计”专栏,对创新设计战略及省内外优秀创新设计案例进行报道。今天刊登的是两院院士路甬祥接受本报的专访。

路甬祥:创造“中国好设计”

记者 邓崴 陈文文

本报讯 季春的北京,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在全国人大机关的一间会客室,我们见到了路甬祥。

作为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研究项目《创新设计发展战略研究》的牵头人,自去年卸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职务后,路甬祥将相当多的精力投入到对创新设计的研究。“提升创新设计能力,以此来促进创新驱动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这应当成为我们国家的一项重要战略。我现在一有机会,就宣讲创新设计。”路甬祥告诉我们。

浙江人对路甬祥倍感亲切。这不仅因为路甬祥是浙江慈溪人,更因为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担任浙大校长多年,推动浙大的教育质量、学术声誉跨上了一个新台阶。如今,他头发虽已灰白,但温和睿智的眼神、深刻缜密的话语,让我们感觉他还是当年的“路校长”。

我们的谈话,就从当年路甬祥担任校长时的浙江大学开始。设计创新与文明进化

浙江日报:记得早在1990年,您在浙大创办的工业设计专业开始第一次招生,当时您就非常重视设计了?

路甬祥:20多年前,浙大还是一个以理工为主的学校,办一个工业设计学科很有必要,因为它可以优化产品的结构、功能和外形,提升对用户的吸引力、市场竞争力和附加值。

当时我跟有关同事做了一些探讨,认为现代工业设计有三大支柱:技术、艺术和设计工具。所以就请计算机系的潘云鹤同志为主来筹建,因为他本科学的是建筑学,有艺术经验,同时又接受过计算机科学训练。我到全国搞创新设计调研,大家反映浙大这个系有特色,在业界有比较好的口碑。

浙江日报:那您现在所提的“创新设计”和“工业设计”有什么不同呢?这个新概念是怎么酝酿产生的?

路甬祥:这几年,我先是从中国科学院院长岗位上退下来,后来人大的任期也结束了,就可以集中一些精力来思考一些问题。在反复回顾人类科技、经济、社会发展历程后,我觉得文明进化史实际上是设计创新推动的历史。

18世纪以前农耕时代,人类利用自然界的木、石材打造工具,后来又用泥土塑形制作陶器,典型的设计和制作融为一体。后来,服装、器皿、家具、房屋设计都发展起来了,实际上是设计推动了农业文明的发展。但农业时代主要动力是人力、畜力,加上少量的水力和风力,工具是手工的,用的是天然材料,知识积累主要靠家庭和劳动实践中经验的传承,比较有局限性,所以几千年没有发生重大的生产力革命。

直到18世纪,英国人发明了蒸汽机,这是设计的革命性进程,用机械动力替代了人力、畜力、自然力,用大规模提炼加工的矿物资源代替了天然材料。同时出现了大规模的学校教育来传承知识。后来进入电气化时代。20世纪中叶发明半导体、设计集成电路,又把人类带入电子化时代。

上面这些变化,过去都归属为发明。我现在觉得,光讲发明不太全面,它还是一个设计和创新的概念,要归结为创新,特别是设计的创新。

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设计在不断发展。农耕时代是一个总设计的概念,我称之为传统设计。工业时代,先是机械设计,后来是机电设计。工业设计实际上是设计的一部分,并不涵盖全部。机电一体化设计就已经超越了工业设计概念。比如集成电路设计,工业设计能做吗?做不了的。集成电路和机电装置结合,让机器走向智能化,加上网络的出现将机器连接起来,就进入了知识网络时代。

工业化时代的产品,往往是一个在物理空间中孤立存在的产品,而知识网络时代的产品,不仅存在于物理空间,同时存在于信息空间。最典型的就是智能手机,不光是设计者赋予它性能,在使用过程中还能从网上得到许多新软件、获取新功能,同时又能沟通整个世界。这跟工业化时代是完全不同的。

面向未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酝酿着新的产业革命。我倾向于认为,新的工业革命是基于信息知识、大数据和网络的一场革命。它是信息革命跟能源革命、制造革命结合起来的一场新的产业革命。

跟工业时代比较,知识网络时代的信息积累、储存、处理能力有了空前的提升。这些信息成为设计的基础,是最重要的创新设计资源,不像工业时代主要是物质资源。信息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用的人越多,它的价值越高。

知识网络时代的能源结构也会改变。农业时代主要是利用人力、畜力和风力、水力等自然力,工业时代从煤、石油、天然气到原子能,基本都是集中大规模开采和转化利用。能源推动了工业社会的进步,但也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资源枯竭,二是环境污染。所以未来的能源肯定是清洁可再生能源为主体、其它能源为补充的可持续发展的能源。它有三个特征,一是清洁,二是可再生,三是分布式的。

交通、物流体系也会发生改变,将是清洁、舒适、快捷、智能的交通体系。

公共服务也是这样。工业化时代,教育和医疗服务资源集中在重点大学、三甲医院,孤岛式的,这是不可持续的,也难以实现公平普惠。今后像公共服务也要基于网络和大数据,采取分布式的、更加普惠公平的服务模式。好的医疗资源、好的教育资源等都可以在网上分享。就业方式也会发生改变,大城市交通已经很拥挤了,以后可以在网上办公。当然这个改变要有一个历史过程,不会很快,但这种未来已经可以想象,曙光已经升起。

知识网络时代的设计

浙江日报:这个“知识网络时代”似乎是您提出来的新概念?您所提的创新设计就是对知识网络时代设计特征的一个概括?

路甬祥:“知识经济时代”的概念是外国人提的,我们过去搞知识创新的时候也用过,后来又有人提“网络时代”。我现在觉得这两个概念有联系,但也有差别。现在的社会发展,既基于知识和信息,同时又基于网络,所以起了一个新名词叫“知识网络时代”。知识原本是人对客观事物认识的积累,但现在网络上知识可以流动,可以不断交互和产生新的知识。

我们一直讲三类创新:原始科技创新、关键技术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基础上再创新。这都对,但从现在眼光看,还要强调自主创新设计。因为即使科学原创也还是要靠人的想象力、创造力,要靠人设计自己的研究路线、观察仪器、分析仪器和设备,才能去揭示人家还没有发现的规律。所以我认为,设计实际上是制造,乃至人类一切有目的的创造性实践活动的先导和准备。

设计实际上决定了产品全生命周期中的经济价值、社会文化价值跟生态环保价值。设计确定了产品今后要实现的目标,包括选什么材料,采取什么样的能源利用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控制办法,产品要达到什么样的运行效率和能耗排放水平,甚至考虑到它的寿命终结后哪部分可以回收利用,这都是设计的考虑。所以设计对产品的竞争力、经济特性、社会文化特性、生态环保特性起到的是决定性作用,后面的制作过程中能改变的很少。

所以,现在的认识比20多年前又进了一步。在知识网络时代,中国如果只停留在跟踪模仿,始终只能是二流国家。只有用自己的创意、自己的设计,才能超越人家,做出能够引领世界的产品、工艺流程、装备体系、经营模式和服务模式。这一系列创新中的先导和准备,都是创新设计。

我和15位院士、60多位骨干专家去年开始承担了《创新设计发展战略研究》这一中国工程院重大咨询研究项目,就是要研究如何通过创新设计提升中国在全球市场分工中的地位、竞争力,实现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历史跨越;要研究提升创新能力应该有什么样的政策环境、社会环境、文化环境和市场环境,使得中国设计创新能力有大幅提升,来支撑创新驱动战略的实施。

营造有利创新的环境

浙江日报:那么,当前制约中国创新设计能力提升的突出问题有哪些?又该如何解决?

路甬祥:我们社会现在对创新设计还不够重视,这是历史发展阶段所决定的。

首先要提升全民的设计自信,尤其是青少年的设计自信。历史经验证明,真正突破性的东西并非来自大企业,而是有奇思妙想的青年人所为。美国有乔布斯,中国有马云、马化腾。我们对年轻人的创新缺乏重视和鼓励。

政府要做什么呢?一是搭建公共平台,要围绕本地产业发展的特点来构建平台。比如义乌小商品很好,下一步小商品要更新换代,政府就要为本地以及周边的制造业、物流业提供信息、知识、网络、设计平台的支撑。比如过去要用手工做的样品,以后用3D打印来做。

第二,要保护知识产权。不光立法,执法还要有力,真正做到违法成本高,维权成本低。

第三,改革教育,培养多学科融合的创新设计人才。要从知识灌输为主转向培养创造能力。创新设计是大设计的概念。设计人才要掌握的不光是科技跟艺术,还有社会、经济、人文知识等。

优秀的设计大师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而是在社会环境中发展而成的,所以要在社会上,特别是在设计力量比较集聚的园区里,构建一个设计人才成长发展的好环境,尤其是国际化的环境。现在经济是全球经济,设计也是全球设计。虽然我讲中国好设计,但中国好设计是要面向世界的。要引进国际人才、团队、投资来参与创办中国设计企业,提升我们中国设计的整体水平。我们的设计以后也是全球网络协同的设计,不是说在杭州设计就是用杭州的人,杭州设计可能通过用网络,把国外的创意资源整合进来。

最后,要吸引媒体参加创新设计的传播,鼓励宣传中国好设计,营造一个有利于中国设计能力提升、设计人才成长、好设计层出不穷的社会文化环境。媒体的作用不可替代。我希望每家媒体都来宣传中国好设计。

创新设计浙江有潜力

浙江日报:近年来您多次到浙江调研,您认为浙江应该如何发展创新设计?

路甬祥:十几年前,我们大办各种实体市场、商城,越办越大,没想到后来出来一个马云,搞出一个阿里巴巴。马云成功的地方是在网上设计了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网络信用体系,所以吸引了成千上万人在网上交易。除了阿里巴巴,浙江还有一些像海康威视、正泰那样比较好的创新设计企业。这些案例说明浙江在创新设计能力提升方面大有潜力。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要做好民营企业的文章。民营企业过去讲“四千精神”,现在光“四千精神”也不够,还要有“四新精神”,有创新设计的理念,才能升级换代、更上层楼。政府对浙商的培育引导要不断与时俱进。

浙江是制造大省,制造本身就要通过创新设计来提升附加值和竞争力,来调结构、增效益,实现节能减排。浙江民企有这个需求,政府也对这方面重视。浙江对设计很重视,为发展工业设计出台了一些很好的政策,有些在全国也是领先的,在杭州、宁波、义乌等地还在培育建设一批设计基地,工作力度比较大。

民营企业本身有内在的动力和活力,比较容易接受有利于它生存发展的新体制机制,适应变化比较快。政府要建好公共平台,做好创新设计或者知识网络时代产业发展所需的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说要有网络大数据,要有云计算、云服务支持,要有3D打印平台的共享。要把中小企业扶持起来,不能光盯着马云,可能还会有张云、李云,要让年轻人和新的创新企业成长起来。

浙江下一步,要在提升创新能力方面,包括创新增值、创新增效、创新提质方面再多下功夫。特别是在进入知识网络时代的大背景下,抓住能源结构调整转型、交通运输发展结构转型、公共和商业服务转型的机遇,谋划布局与此相关的大产业。


Copyright  2009-2010 恩施职业技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大发快三彩票注册 省恩施市学院路122号 邮编:445000
院办电话:0718-8434024 招生热线:8433600  8430774

鄂公网安备 42280102000277号

  ICP备案号:ICP05003303